旺仔倒也可以吃

Your little treasure :-P

点文

不知道还能写啷个

但是还想写日月

所以看看有没有观众大爷给面子点文好了

漫长



首尔这段时间总在下雨,难得晴朗一时半刻,文星伊就这么把时间投在了陪金容仙写歌词上。


阳光从浓云中钻出后蝉鸣四起,空气中尚留蒸腾后的潮湿雨腥。小区里出门散心的人很少,更没人注意到缩在院落边角安安静静坐着的小情侣。


金容仙身着件宽宽松松的白衬,拖长的衣袖被利落卷到小臂,领口解开第一颗衣扣舒适敞开着,任由昨夜文星伊在她颈侧倾诉的亲热痕迹暂无顾忌地暴露在外。金容仙偶尔会开口低吟把歌词念出再修修改改,签字水笔的笔尖沿着纸张的边缘画出一条浅浅的墨线。


文星伊凝视她。凝视她修剪干净的手指,凝视她被撩起的耳发,凝视她垂下的眼睫,凝视从树与树交织的缝隙中洒在金容仙身上的斑驳光斑。


光是一眼就感受到一种无法言喻的漫长感,好似已经在数秒内陪她走过了又一轮秋冬春夏,却又嫌远远不够。


此刻还能持续多久,这份互相倚靠的感情会有怎样结果,文星伊现亦不知。只是,想要这样的时间再久一点,同爱人一起延伸到看不到的尽头。

如果再把时间倒回,我可能未必再搭上走向你的那班班车。




但只要你在我眼前,就难免用无法抑制地去看你。从你身上去寻找我的漫长,寻找秋冬春夏。因为我仍然爱你,即便这趟旅程匆匆。




My luxury in the night,




正因为有你在,荒芜的沙漠才被融化成了我的奢华之夜啊。

LEOPARD

金容仙向来对自己的吸引力充满自信,as long as she wants。


看起来像不刻意露出的后颈是暗示的引火线,澡后不着痕迹地喷点费洛蒙香水,膝盖抵上床尾的时候从视角余光就能看到床头人放下手机,眼波流转间文星伊明显地绷紧身体咽了咽口水。


尚未行动就已经被眼前人先手欺身而上。金容仙凝视着文星伊,顺从地坐到她腿上,轻轻抵在文星伊肩头的手腕颇有欲拒还迎的意味。


金容仙很中意年下在占有自己时的动作含有侵略性,充分感受文星伊的思维在自己的引诱下已经趋于情欲本能。耳鬓厮磨间任由文星伊稍为急躁地扯开浴袍系带,从低幅度的推搡到搂住脖颈主动迎合。


“偶尔也上上钩…但是也别总来呀。”含糊交换呼吸间,文星伊听到金容仙喘息说道。

睡前

四位真的都很棒。喜欢得越久越是能如此感叹。

所以我也不能停下脚步,要做一个努力的勇者。

“我想和ggomo合照。”

女朋友就这么言简意赅把相机递给我的时候,ggomo刚从窝里被我们的对话声吵醒,脑袋呆呆一股还没睡醒的模样。

一只养大了之后就不理主人的猫到底有什么好拍的?我问她。

“你没养过宠物你不会懂啦!”得到了这样的回答。


即使ggomo对她已经完全爱答不理,拍照了也不再看镜头,她还是一个劲地把自己乱糟糟的头发蹭上ggomo毛茸茸的脑袋,对着镜头笑出一口大白牙,眼睛都眯成一条缝。

也或许不是在看镜头,而是在看我。


“最重要是因为,给我拍照的人是你啦。”



她嘴甜的能力一流。也有可能是因为我比ggomo好说话多了吧。

又一辆塞牙缝车in LA 2

当文星伊毛茸茸的脑袋停在金容仙的颈窝,细碎吻痕从侧颈开始遍布到锁骨,感到文星伊在明显急躁地拉扯宽松吊带时,金容仙的思维还没缓过来。

她在想自己发上去的露背照是否要重新修图,在想明天吃什么好。

在想自己是不是不该这么直白地引狼…不对,引文星伊入室。

“…嗯。”

又被文星伊轻车熟路的撩拨拉回思维,指尖抵住后背慢慢上提。金容仙的呻吟声细不可闻,下意识想要拉开距离又被文星伊覆上的掌心使力压回怀里。

侧头对上视线时,文星伊的目光带着湿漉漉的情欲,仿佛她才是被控制的那一方。

“在跟我做的时候,容也会发呆吗?”

当然不是这样。

比起疑问句更像反问句,文星伊的掌心已经从房间灯光的暖色面伸进了床头灯照不进的暗面,同文星伊的目光一样被浸润的身体反应代替金容仙回答了问题。

塞牙缝的车in LA

金容仙在确保四下无人后才回吻文星伊。


洛杉矶的夏天是燥热的,树荫下亦然。蝉鸣声本引人焦躁却在此刻成了最好的消音器,于是金容仙在压抑反应的同时随本能漏出点喘息,一边拍开大腿上不安分的文星伊的手,一边又任由文星伊的指腹滑过光裸的后背,顺着衣料摸索到胸口。

Begin

把原来四百多的关注削到了19,只留下了那些让我即使出坑离开后也印象深刻的事物。

清完后又突然很感慨万千…有那么多人同曾经的我一样炽热地喜欢过相同事物,有那么多人无论熟悉或陌生,从我眼前钻过,曾经被记住,现在走向让我再也找不到她们的人群中。

有很多人停在了前几年的时空中再没半点动静,和我初见她们时一样。也有很多人跑向我还没去过的地方,过得也不错。

“世界上还有太多人在活着”。认证了这句话,有一种微妙的释然感,即使太多人和我并无关联。


可能是个人英雄主义在作祟吧…

能够再见也好,再也不见也好,我记得名字也好,被完全忘却也好。想要世界上的人都能够继续走下去。